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国际热点>正文

日本执政党内斗导致分裂 或再造“短命政权”

2018-08-20 11:32 南方日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谈及对电影市场的看法,全国政协委员成龙表示,要利用外国人的视角拍中国电影,让更多外国人知道中国文化,“我们有功夫,我们有熊猫,但我们没有《功夫熊猫》。

2日,小泽一郎在东京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发

  由于在“增加消费税”问题上的分歧,日本执政党民主党内部的争斗再次显现,早已与日本首相、民主党代表(党首)野田佳彦“同床异梦”的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已经决意要另立山头。昨日,小泽一郎与其派系的参众议员提交退党申请,理由是首相野田佳彦拒绝撤回消费税增税法案。报道指,预计小泽一郎等人将于本周内组建新党。对于小泽的“无情”行为,野田佳彦表现得也很“无义”,重申将“严格”处理小泽等投反对票的民主党议员。

  小泽与野田在增税问题上的斗争没有赢家,反而助长了日本政治的不确定性。外交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认为,虽然最终通过了增税法案,但由于众多民众的反对,野田领导下的民主党将面临更大的执政压力。小泽表示将“另起炉灶”,但他的前景也并不被看好。经过了与菅直人和野田的几次对抗后,小泽派系势力已不如以前。他要另建新党,应该会受到政坛和舆论的遏制,难有大的起色,甚至可能走向萎缩。

  增税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

  而且是小泽反官僚的斗争

  民主党上台前曾承诺5年不增税,并大力抨击自民党的增税计划。但野田上台后采取了与自民党一贯的政策。自民党与官僚是一体的。“增税”表面上是小泽与野田在经济问题上的分歧,实际上是小泽与自民党、官僚的斗争

  2日,小泽一郎与其他49名民主党国会议员以日本首相、民主党代表(党首)野田佳彦不同意撤回提高消费税率法案为由,向民主党干事长輿石东提交了退党申请。在增税问题上,野田和小泽“决心已定”,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妥协的余地。野田曾说,在增税问题上,他赌上自己的“政治前途”。而小泽称,强行增税“是对国民的背叛”。

  值得注意的是,在2009年的大选中,自民党力推的“提高消费税”计划,受到了民主党的抨击和反对。而3年后,已经成为执政党的民主党,为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违背之前的竞选承诺呢?

  “多年来,增税是自民党的一贯政策。民主党在2009年上台前,曾承诺5年之内不增税,当时,小泽和鸠山由纪夫是民主党的领导,他们执行该政策。” 日本问题专家、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认为,后来民主党发生了变化,当所谓的有“松下政经塾”(注:野田佳彦是“松下政经塾第一期学员”)背景的民主党政治家上台后,他们改变了增税问题上的立场,采取了和自民党一贯的政策。

  舆论认为,债务问题是野田内阁极力推崇这一政策的原因。日本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公债总额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为减轻债务压力,野田佳彦主张提高消费税率。

  在消费税背后的政治斗争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廉德瑰称,民主党内主张增税的群体主要是反小泽的人员,他们主张与官僚合作。而小泽集团恰恰相反,一直在主张反官僚。自民党和官僚是一体的,其提倡的“增税政策”实际上是官僚的政策。因此,“增税”问题表面上是小泽与野田在经济问题上的分歧,实际上是小泽与自民党、官僚的斗争。

  周永生认为,民主党内有野田派、前原派等,这些势力都和小泽分道扬镳。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小泽被美国、自民党、民主党的反对势力妖魔化,被这些势力定位为“破环王”的形象。现在他受到各方的排挤,主要原因是他反对美国,主张日本自立,建议日美中三国实行平衡外交。

 

  对民主党冲击大

  支持率将继续下降

  小泽派系至少有100至150人,而只有49名议员跟着小泽一起退党,人数没有预想的多。对野田佳彦来说,算是勉强过了一关。但民主党内耗的形象受到选民指责,支持率还会继续下降

  小泽一郎是民主党党内的强势人物,他一举一动都能对日本政治产生冲击。当他申请退出民主党的消息传出后,舆论普遍认为,小泽这一举动让民主党出现分裂,并将削弱民主党在国会中的影响力。

  廉德瑰认为,小泽退党对民主党的冲击很大。原来外界担心小泽等50名民主党议员“出走”后,民主党在众议院的人数不足半数,任何一项法案、甚至对内阁的不信任案的投票都可以轻松通过,这对野田内阁来说,是岌岌可危的信号。不过廉德瑰指出,小泽派系至少有100至150人,而只有49名议员跟着小泽一起退党,人数并没有预想的多。现在民主党在国会的席位略超半数,对野田佳彦来说,算是勉强过了一关。

  增税法案已经在众院通过,这意味着,作为与自民党合作的交换条件,野田可能会承诺尽快解散众议院。届时,日本政党力量在众议院的分布,又面临重新洗牌。周永生认为,就目前民主党党内分裂的现实,这个时机并不有利于民主党。“一般来说,野田有可能在年底前解散国会,他不能拖太长时间”。

  民主党内耗的形象受到日本选民的指责。即便野田在有利节点解散众议院,民主党亦很难重现2009年“大获全胜”的辉煌。廉德瑰认为民主党的支持率还会下降。他称,民主党执政以来,很多政策都受到批评——对“3·11”地震的应对、增税问题及由其引发的分裂等。对选民来说,这些问题反映了民主党的不成熟。

  野田支持率越红线

  政权或突现动荡

  日本国会4年一大选,参议院3年改选半数,自民党总裁两年一选,民主党总裁一年一选,这样的政治体制决定了政权的短命性

  与民主党的支持率相呼应的是,野田佳彦的支持率也一路下跌。日本共同社6月26日至27日民调结果显示,29.9%的民众支持野田内阁,比上一次民调低2.1个百分点;54.3%的民众反对野田内阁,比上一次民调高出4.3个百分点。在日本政治生态中,“30%”的支持率是一条危险的红线,这一数据通常被视为内阁能否长期存活的临界值。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于2006年卸任后,其继任者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菅直人所率领的内阁均是“昙花一现”的短命政权。野田佳彦能否破除“短命首相”的魔咒,再次成为各界的担忧。有关小泽率本派系议员申请退党一事,美国政府官员2日表示称,“野田政府势必会出现不稳,日本政局可能会突然出现动荡。”

  “很有可能再现短命政权,现在野田面临着来自反对增税国民的巨大压力。”周永生说,即使日本政治重新洗牌,结果有可能还是一个短命政权,根本原因是日本的体制没有改变。现在,日本国会4年一大选,参议院3年改选半数,自民党总裁两年一选,民主党总裁一年一选,这样的政治体制决定了政权的短命性——日本政治会一直会围绕国会选举和党内权力分配动荡不安。(记者 魏香镜 实习生 高红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友情链接: 神圣大魔导 圣域霸主 深夜救赎 长路难 成神的作死之路 道门何处 造个武器来玩玩 起源之探秘 我那无可救药的病娇未婚妻 我的不正生活 太保横行 初恋,教会我情开初窦 魔龙符鬼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夏夜的穿越人生 穿越在神奇宝贝世界 仙门乱 清闲少爷 御剑乘风行 重生天庭临时工 凌天霸记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系统让我开杂货店 彼苍者天 星魂王座 上苍画卷 超神学院之无头骑士 修心大业 入心途 超神学院的空间能力者 王朝争霸之无双传 玄天外 鬼魂圣尊 异界大老板 化风祭 愁酒 旅游的丧尸 绝品小相师 海贼之我有神话分身 魂海传记 白色站台 无鬼的地狱 重生之我成了掌门大师兄 逆法战天录 星明天耀 文艺青年系统 吸血神王 吾欲吾魔 至尊通灵宝 大话北宋初年 最强透视神医 神级积分系统 位面之中 仙魂武灵 病王溺宠毒妃 民国秘术 这日子 共天灵契 万界传送 末世超级神机 无限夙罪 战武天君 极之苍穹 元素之黑暗冰际 无限蓝图 梦中的侠客世界 埋葬过往的微尘 上古十大名剑都是我的 末日与咸鱼 东土觅人间 巫师亚伯 一光年以内的超新星 冥冥而生 时间戒指 在末世中重生 幽冥时神 卑微角落里的挣扎与重生 神授后世 穹澜天下之花镜暮晚 夏沐至雪 帝丹天下 七日杀之轮回穿越 掌门真会玩 龙鼎神帝 死亡鲨漠 续写绝望篇章 午夜,飞行 穿越回上古时代 我的妹妹不可能会逐灵 天泪武神 武魂之至尊 玄皇之心 异世玉皇大帝 罪山囚徒 仙路源头 天玄风云人物录 刀问江湖 不可说破 篮坛魔术星 炼妖为尊 重生之超能隐形 众神葬 十因 火影海贼之世 大断电 霸道总裁王俊凯,你可爱我 转天换地 偿还因果之旅 三界群游传 都灵之门 梦想公司 叛逆的青春遇到你 幻魔猎手 我可能已病入膏肓 梦醒即空何人叹 极拳暴君 人道掌尊 人族大帝录 大逆意气 都市机械召唤师 残谱寻 湛蓝舰队 大洪奇侠传 独步之下 第五纪史诗 修真次元生存 诅咒的罪之印 无眠的梦战 萌学园之圣灵公主 星光的起点 重生之男神,我们在一起吧 魂只为你灭 绝地求生之战无不胜 圣魔元史录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重生之神念仙帝 我眼里的洪荒不太对 散逝的青春 修真界的亡灵法师 学霸的全球游戏系统 都市之夜刹 tfboys之我的女仆王俊凯 泽兰学院 修道从星体投射开始 末日传承守护者 武逆琼霄 不朽赞歌 食金者德卡 银河一世,嫣然一笑 乱世法神 欺世凌天 灵稚 我在郑州的142天 王者荣耀之飞升王者 只是一句话 大野山林 恐凡 破碎星恒 异界位面之神级三国 魔坑之子 神域之谜 萤火虫的结局 血帝噬天 重生之蛮荒至尊 麦秸草 黄雀:记 都市之蛮龙 重生之我是蚂蚁 海贼之食我子弹 光明圣魔 千世界之游戏闯关者 冥怨古街447号 都市超级神兵 逍遥之红尘剑尊 沧海游 阴差鬼令 圣火苍穹变 七冥法则 富家知县 溯流黄金时代